1. <menuitem id="semrm"></menuitem>
      <bdo id="semrm"><dfn id="semrm"><thead id="semrm"></thead></dfn></bdo>
    2. <tbody id="semrm"></tbody>
    3. <dl id="semrm"></dl>
    4. <track id="semrm"></track>

    5. <samp id="semrm"></samp>
      深情从来被辜负在线阅读-深情从来被辜负完整版免费章节

      深情从来被辜负

      时间:作者:23606主角:

      深情从来被辜负在线阅读最新章节,深情从来被辜负精彩章节免费试读:结婚三年,老公心里始终只有初恋。 裴欢颜这才明白,同床不见得是夫妻,日久未必能生情...

      注:本文摘信息来?#20174;?#32593;络转载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对其内容的真实性负责,如对文摘内容有疑议,发现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,请联系本网纠正或删除!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内容阅读,尊重版权~

      深情从来被辜负精彩章节在线阅读

      第一章 让你疼不欲生

        半夜,灯火通明的别墅外,倏然响彻了一阵刹车声。

        裴欢颜眼睛一亮,她下意识跳下沙发,光脚冲向门口,“老公,你回来了!今天你生日,我做了你平时爱吃的菜……”

        门一打开,浓郁的酒气混着香水味扑鼻而来,霍南城看也不看裴欢颜一眼,径直搂着情人直冲主卧。

        很快,传来衣服的撕裂声,?#36764;性?#30528;女人欲拒还迎的娇笑。

        “霍总,你老婆还在外面呢……”

        “不用管她!”

        “可是、可是门还?#36824;亍?#21999;啊……好舒服……”女人猛然拔高声音不管不顾的呻吟着,?#29992;恋?#22768;音回荡在别墅里,格外的清晰。

        那一声声?#29992;粒?#20223;佛尖刺一般,深深扎进裴欢颜的心里,将她扎的鲜血淋漓。

        裴欢颜强忍着心痛,走到床边,看到大床上紧密纠缠在一起的?#20449;?#24515;里明明恨得要命,她?#24202;?#24471;不宽容大度的忍着,故作平静的说:“老公,我有事想跟你商量。”

        男人一声不吭,继续在女人身上点火。

        女人双颊通红,双手紧紧地搂着霍南城的脖子,断断续续的呻吟喘息着。

        看着他们旁若无人的亲热,裴欢颜气的双目通红,浑身发抖。

        终于,她再也忍不住了,一个箭步冲上前,使尽全力的将床上的女人给拽了下来——

        “啊,你干什么……”女人猝不及防的被拽到地上,她挣扎着爬起来,跟裴欢颜厮打在一起。

        霍南城冷眼旁她们的厮打,薄唇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。

        昔日的裴家千金,如今也不过是个泼妇!

        五分钟后,裴欢颜披头散发的把女人赶出了主卧,反手锁了门。

        女人在门外拍门,嘴里吵吵闹闹,骂骂咧咧。

        裴欢颜面不改色,紧盯着床上的男人,“我有事要跟你商量!”

        “在这种时候?#20426;被?#21335;城似笑非笑的挑起眉梢,目光落在自己的下身。

        裴欢颜顺着他的视线望去,薄薄的布料下包裹着血脉喷张的形状,令她臊红了脸,“我有正事……”

        她话还没说完,男人猛然起身,一把将她拉至床上。

        “你有正事,我也有正事!?#34987;?#21335;城拉着她的手,覆盖在自己的男性象征上。

        裴欢颜感受到滚烫的触感,脸红的厉害,“我真的有正事……”

        “先解决我的正事!?#34987;?#21335;城打断她,宽厚的大手顺着纤腰的曲线往下——

        男人粗粝的?#32456;?#20223;佛带着电流,摩擦过肌肤,掀起阵阵欢悦的战栗,裴欢颜双颊通红,她紧咬着唇瓣,拦住男人肆意?#25105;?#30340;手,“老公,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跟你商量,我们结婚三年了,我想要……”

        “闭嘴!你把给我泻火的女人赶走了,那就由你代替她给我泻火!?#34987;?#21335;城冷冷的丢下一句,紧接着,他毫不留情的撕开裴欢颜的裙子。

        大手探入,他没给她?#35270;?#30340;时间,就冲破了最后的壁垒。

        “啊……”撕裂般的疼痛袭来,裴欢颜疼的脸都扭曲了,她忍不住软声哀求道:“老公,你轻点,我疼……”

        身上,听着她痛呼的男人突然笑起来,咬牙切齿的从牙缝中挤出声音:“你也知道疼?你把清清送?#40092;?#26415;台的时候,你怎么就没想过她?#19981;?#30140;?#20426;?/p>

        ?#28783;?#33258;己心尖上的女人,霍南城的呼吸突然急促起来。

        至今他?#36764;?#24471;,那间手术室里的斑驳血迹,还有空气?#20449;?#37057;得令人作呕的血腥味。

        他放在心尖上的女人,那么温婉,那么善良,却被眼前这个恶毒女人给害死了——

        强烈的恨意染红了霍南城的眼睛,他狠戾的?#19981;?#30528;深处,仿佛要将身下的女人?#33756;饋?/p>

        “不是我……”裴欢颜张口想解释,可男人罔若未闻,自顾自的发泄着。

        一波又一波的痛感,侵袭着她的神经,她疼得直往后躲。

        霍南城紧紧地钳制着她的腰身,不让她逃脱,嘴里吐出戳心的话语。

        “这种程度你就觉得疼了?呵,裴欢颜,?#19968;?#35753;你更疼,疼不欲生!”

      第二章 你就像条死鱼

        男人冰冷的嗓音徘徊在耳边,忽远忽近,裴欢颜只觉得自己的灵魂都快要疼散了。

        疼,她真的好疼!

        可是——

        她不能叫出声音,门外的女人还在,在外人面前,她想保留最后的体面!

        裴欢颜紧咬着嘴唇,舌尖尝到了一口咸涩的血腥味,她也没有松口。

        看到晕死过去的女人,霍南城也没了兴致,随手拿过床头的玻璃水壶,毫不留情的朝裴欢颜泼去。

        裴欢颜刚睁开眼睛,耳边就传来男人冷酷的声音,“把外面的女人叫进来!”

        “叫她进来干什么?#20426;?#35060;欢颜刚刚清醒,脑子还不太清明。

        “干我刚刚做过的‘正事’!”

        意识到男人口中‘正事’的意?#36857;?#22905;强忍着疼痛说:“你如果还没尽兴,我、?#19968;?#21487;以……”

        “你?看着就倒胃口!”

        霍南城嫌恶的瞥了裴欢颜一眼,随手披了件睡袍,要下床开门。

        裴欢颜强忍着心底的酸涩,双手紧紧抱着男人的腰,拦着她:“老公,我都可以做的……”

        “放开!?#34987;?#21335;城冷声警告。

        裴欢颜猛然摇头,“不,我不放……”

        男人盯着腰上的手,眸底闪过冷意。

        不放是么?

        他随手点燃一根烟,深吸了两口,趁着烟头火花正盛的时候,毫不犹豫的将烟?#36153;?#22312;她手上,辗转碾压。

        趁着裴欢颜吃痛放松的时候,他一把推开她。

        砰地一声,裴欢颜后脑勺撞上床头,疼的她眼前发黑。

        而这时候,霍南城已经抱着女人进来了,他一个眼神都没留给裴欢颜。

        裴欢颜心如刀绞,她想去分开他们,倏然,霍南城侧头看向她:“你不出去,是想一起?#20426;?/p>

        说着,男人伸手拉她,他刚?#25112;?#19968;股浓郁的香水味就散开。

        这气味,令裴欢颜一阵反胃。

        只要一想到,他刚?#24352;?#36807;自己的手,又碰了别的女人,她就觉得……恶心!

        “呕!”裴欢颜冲下床,直奔外面的洗手间。

        霍南城盯着她?#24230;?#30340;背影,眸底一片冰冷,“我们继续!”

        女人闻言,面色?#32769;?#30340;关了门,三两步?#21482;?#21040;了床上。

        洗手间。

        裴欢颜趴在马桶上,难受的呕吐着,她不知道自?#21644;?#20102;多久,直至胃空了,呕吐出来的只有苦水,才停了下来。

        她刚平复呼吸,就听到阵阵高亢尖锐的声音。

        裴欢颜爬起来,冲向主卧,却发现门被锁了。

        她在外面从哀求霍南城开门,到情绪失控撕心裂肺的哭吼大叫……她的手拍门都得红肿了,可是房内除了女人的呻吟?#30475;?#22806;,男人始终没有说过一句?#21834;?/p>

        霍南城,这就是你对我的报复吗?

        同意跟我结婚,婚后三年对我不闻不问,现在还带女人回家,当众给我难?#21834;?/p>

        你就这么恨我吗?

        裴欢颜哭的声音都沙哑了,眼泪再也流不出来,她无力的瘫坐在地上,双手紧紧地捂着耳朵,仿佛这样就能否认房间里发生的事情。

        ?#27426;用恋?#22768;音却一丝不漏的传入耳里,她的心,一点、一点的凉透了。

      第三章 又不是要死了

        屋内激情持续了一整夜,天蒙蒙亮才停下。

        裴欢颜在门口坐了一夜,听了一夜,直至屋内?#27426;?#38745;了,她才拖着酸麻的双?#28909;?#20102;客厅。

        餐桌上,丰盛的饭菜已经冰冷,色泽晦暗,闻不到一丝香气,这是她花了整整一个下午,费尽心思做出来的。

        看着满桌的饭菜,裴欢颜苦笑着?#35835;顺?#21767;角。

        往年这天的饭菜,她都倒进了垃圾桶,今年,她不想再浪费。

        入口的饭菜冰凉冷?#29627;?#35060;欢颜却吃的津津有味,她胃口不大,?#24425;?#24378;迫吃了一大半,直至再也吃不下了,她又一口接着一口吃掉了整个沾满蜡油的蛋糕。

        肚子撑的难受,她心里却很满足。

        收拾了餐桌,裴欢颜回了?#22836;浚?#36538;在床上,她睁着哭得红肿的眼睛,神色怔忡的望着天花板。

        ——老公,生日快乐。

        她在心里默念一句,就闭上了眼睛,昏昏?#33080;了?#30528;了。

        裴欢颜是被疼醒的,小腹从?#27900;?#30340;坠痛到腹如刀绞,疼的她睡不着,冷汗直冒,浸湿了床单。

        裴欢颜蜷缩着身体,手死死的捂着肚子,她本想强撑过去,良久过去,疼痛越发加剧——

        她艰难起身,跌跌撞撞的冲去主卧,敲门:“老、老公,?#30097;?#20307;不舒服,你能不能送我去医院?#20426;?/p>

        她敲了好一会门,门终于被打开了。

        尽管霍南城脸很黑,眼神很冷,裴欢颜心里仍然很高兴。

        “老公,?#30097;?#20307;不舒服……”

        霍南城一脸?#21507;?#30340;打断她,“你不舒服关我什么事?又不是要死了,别吵我睡觉!”

        哐啷一声,男人关了门,裴欢颜盯着紧闭着的门,眼眶顿时红了。

        强忍着心底的酸涩,她叫了辆出租车,去了最近的医院。

        急症室,女医生给裴欢颜检查之后,脸色顿时就凝重起来,“急性阑尾炎,伴有轻微流产迹象……”

        听到‘流产’两个字,裴欢颜顿时?#35835;耍?#25105;……?#21507;?#20102;?#20426;?/p>

        “你不知道自己?#21507;?#20102;?#20426;?#22899;医生皱紧眉头,她就没见过这么粗心的孕妇,声音不知不觉严厉了许多:“你?#21507;?#19977;个月了,还有急性阑尾炎,你现在必须马上进行手术……”

        “手术对孩子有影响吗?#20426;?/p>

        “有!手术会用到麻药,而且术中会有大量出血的状况,无论是?#38393;?#24773;况,这个孩子都保不住的……”

        裴欢颜下意识护住肚子,“如果?#27426;?#25163;术,孩子能保住吗?#20426;?/p>

        ?#23433;欢?#25163;术,孩子暂时是没事……”

        “那我?#27426;?#25163;术!”裴欢颜说的?#25238;?#25130;铁,没有一?#21487;?#37327;的余地。

        医生顿时急了,告知她最坏的可能性:“?#38405;?#29616;在的身体状况,不适合要这个孩子,再说了,就算?#27426;?#25163;术,你有生命危险,这孩子?#24425;?#20445;不住的……”

        裴欢颜固执的摇头,还是拒绝了手术。

        她跟霍南城结婚三年,一直想要个孩子,昨天她想跟霍南城商量的就是要孩子的事。

        现在好不容易有了孩子,她决不能失去!

        裴欢颜推开医生,强忍着痛下了手术床。

        医生拦住她:?#23433;欢?#25163;术你会死的!”

        就算会死又怎么样?这是她和霍南城第一个孩子,也许还是唯一的一个——

        裴欢颜推开医生的手,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医院。

        回到家,她刚进屋,耳边就传来男人冰冷的质问声:“你去哪儿了?#20426;?/p>

      第四章 你怎么这么恶毒

        裴欢颜抬眼望向霍南城,看到他怀里娇媚的女人,她攥紧孕检单,低声道:“我去药店买药……”

        霍南城还想说什么,怀里的女人不高兴了,故意撒娇打断他们:“霍总,我饿了,我们出去吃饭吧。”

        “出去耽误时间,饿着你我心疼,就在家吃吧!?#34987;?#21335;城勾着唇角,深邃的黑眸落在裴欢颜身上,命令的语气不容置疑:“没听到吗?我的宝贝儿饿了,快去做饭!”

        ?#25300;疑?#20307;不舒服……”

        “要么做饭要么滚!?#34987;?#21335;城说得漫不经心,语气却没有?#20130;恋?#36831;疑。

        他是认真的!

        如果自己不去给他的情人做饭,他真的会把自己赶出去!

        在他心里,她这个正牌的妻子,远不如一个情人!

        这个?#29616;?#35753;裴欢颜心里窒息般的难受,可她更清楚,就算再难受,她也不想离开霍南城。

        压下心底的苦涩,她听见自己说:“我去做饭。”

        裴欢颜强忍着腹痛,在厨房里忙碌着,窝在霍南城怀里的女人听着厨房的动静,眸底闪过精光,“霍总,人家想去厨房看看。”

        说是去厨房看看,她其实是想去折磨裴欢颜。

        霍南城看穿她的心?#36857;?#20063;不阻止,反而乐见其成,“去吧。”

        女人刚进厨房,顿时就换了副脸孔,对着裴欢颜挑三拣四起来。

        裴欢颜也不吭声,只埋头做菜,女人心里更不痛快了。

        她瞥了眼滋滋作响的热?#20572;?#30524;底闪过一抹恶意,趁着裴欢颜一时不察,她刻意打翻油锅。

        “啊……”

        油锅打翻在地,女人尖叫一声,适时后退一步,躲开了?#25226;?#30340;热油。

        裴欢颜就没这么好运了,她腹部翻搅疼的厉害,避开的动作比较迟缓,锅内大半的油都溅在了她的胳膊上。

        大半个胳?#29627;?#34987;热油烫得麻?#23613;?/p>

        门外,听?#33050;?#20154;尖叫声的霍南城大步进来,?#20037;?#38382;:“怎么了?#20426;?/p>

        女人收敛了恶意,委屈的缩进霍南城怀里,告状道:“霍总,人家的手被你太太烫伤了!”

        霍南城瞥了眼女人被油溅到的红点点,顿时就沉下脸孔,他温声安抚着女人:“你先出去,我?#28982;?#24102;你去医院。”

        女人出去后,他一改刚刚的耐心,冲着裴欢颜低吼出声:“裴欢颜,你怎么这么恶毒?#20426;?/p>

        “不是我,是她自己故意打翻油锅的!”裴欢颜惨白着脸解释。

        霍南城一脸嘲讽的看着她,薄唇一字?#27426;?#30340;吐着:“当初,你?#33756;?#28165;清是主动去医院流产的!”

        裴欢颜浑身一颤,他会说出这样的话,显然是不信她!

        “那时候我和清清都快要谈婚论嫁了,她怀的孩子是我的,她有什么理由去流产?#20426;?#20182;一步步?#24179;?#35060;欢颜,大手毫不留情的双手毫不犹豫的扼向裴欢颜的喉咙,死死的掐住。

        “咳咳……”裴欢颜被掐的脸色通红,她痛苦的?#20154;?#20004;声,只觉得胸腔的空气越来越稀薄。

        她下意识抓住霍南城的手,却怎么也推不开,只能发出干涩嘶哑的哀求声:“老公,你松开……”

        霍南城无动于衷,手下的力道越发加重,“裴欢颜,你、该、死!”

        男人一字?#27426;伲?#20174;牙缝中挤出的声音寒冷刺骨,重重的击打在裴欢颜心里。

        裴欢颜难受的眼泪都呛出来了,她努力瞪大眼睛,瞳孔倒映着男人英俊的脸孔,还有一双满是恨意的眼睛——

        霍南城看她的眼神,就想是看一个死人。

        这一刻,裴欢颜混沌了三年的脑子,突然清明了。

        霍南城,恨她恨到想杀她。

        这个?#29616;?#22312;裴欢颜心里横冲直闯着,?#19981;?#30340;她心脏发出阵阵抽搐的疼。

        裴欢颜绝望闭上眼,不再挣扎。

        “你害死清清,我怎么会轻易让你死!?#34987;?#21335;城冷笑一声,他猛力甩开裴欢颜。

        摔倒的时候,裴欢颜第一?#20174;?#26159;护住肚子。

        尽管她护得严实,肚子还是无可避免的被撞到了。

        “啊……”裴欢颜紧紧地捂着肚子,区别于阑尾炎的绞痛,小腹传来阵阵的坠痛感。

        伴随着疼痛,一股热流从下体涌出——

        孩子,她的孩子!

      第五章 ?#19968;?#20146;手打掉它!

        裴欢颜意识到了什么,她艰难的抓住霍南城的裤管,仰着头,双目哀求的望着男人:“老公,求你快送我去医院……”

        “只是摔了一下,你又不会死,去什么医院!”

        裴欢颜知道霍南城不会怜惜自己,她只能说出孩子的存在:“老公,?#19968;吃?#20102;,肚子很不舒服,你送我去医院吧……”

        她祈求他能看在还在的份上,送她去医院。

        谁知,霍南城却只是冷笑一声,冰冷的目光落在她的小腹上:“?#21507;?#20102;?那你就更不用去医院了,直接在这流掉这个野种,省得去医院还要动手术做掉它!”

        男人眼神冰冷,语气笃定,没有半点犹豫玩笑的意?#32908;?/p>

        裴欢颜不敢置信,忍不住低吼道:“这?#24425;?#20320;的孩子!你怎么可以说它是野种,还要做掉它……”

        “我只有一个孩子,就是跟清清一起死去的那个孩子!?#34987;?#21335;城眯着眼睛,目光轻蔑的落在她的小腹上:“至于你口中的孩子,我不管它存不存在,它就是个野种,不?#20040;?#22312;的野种!”

        “你最好祈祷你没有?#21507;校?#21542;则……?#19968;?#20146;手打掉它!”

        裴欢颜神色怔忡的望着男人?#24230;?#30340;背影,内心一片苦涩凄凉。

        很快,浓郁的血腥味拉回了她的?#22841;鰨?#22905;下意识看向身下,只见衣料全被鲜血浸湿了,她坐在一滩血?#31895;小?/p>

        “孩子……我的孩子……”

        裴欢颜脸色惨白,她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,只能凭着一股?#30475;?#30340;意念,她从厨房爬?#23047;?#21381;,拨出了?#26412;?#30005;?#21834;?/p>

        电话接通后,她断断续续的说了地址,当听到?#26412;?#20154;?#27604;啡系?#22336;后,她才安心的晕死过去。

        偌大的客厅,?#33268;?#30528;一股浓浓的血腥味。

        裴欢颜爬过的地方,留下了一条长长的血迹,触目惊心。

        霍南城送走情人,正?#24613;?#21435;公司,路上却突然接到了物业的电?#21834;?/p>

        “霍先生,霍太太出事了……”

        电话里,物?#31095;呕?#24352;张的说了?#28982;?#36710;带走裴欢颜的事情,还吞吞吐吐的形容了客厅里的血腥场?#21834;?/p>

        霍南城冷眯着眼睛,挂了电?#21834;?/p>

        “裴欢颜!”他紧咬着牙根,薄唇挤出这三个字。

        该死的,她真的?#21507;?#20102;?

        霍南城?#22868;?#25197;转方向盘,他?#31995;?#21307;院的时候,裴欢颜已经被送进了急症手术室。

        他不顾医生的阻拦,一脚踢开手术室,双目赤红的瞪着手术台上的裴欢颜。

        “老公……”裴欢颜心存?#30007;遙?#36824;?#26197;?#38669;南城是来看她的。

        谁知道,霍南城张口就说:“让?#38745;?#31185;的医生过来,给她流产!”

        男人的话,就像是刀子一样,深深地扎入裴欢颜的心脏。

        他来,是怕她真的?#21507;?#20102;,是来强制她流产的!

        呵,她又自作多情了!

        孩子,她?#27426;?#35201;保住孩子!

        裴欢颜紧攥着床单,她故作镇定:“我是骗你的,我没有?#21507;校?#25105;?#26197;?#25105;说自己?#21507;?#20102;,你就会送我来医院,呵……果然,是我太天真了。”

        霍南城质疑的看着她,显然是在质疑她话的真假。

        裴欢颜强压下心慌,平静的说:“你不信可以问医生,我只是急性阑尾?#20303;!?/p>

        霍南城看向医生,“她没有?#21507;校俊?/p>

        医生毫不犹豫的点头,附和道:“先生,经诊断病人是急性阑尾炎,需要立刻进行手术,您是病人的家属,麻烦您在手术同意书上签个字……”

        确定裴欢颜没有?#21507;校?#38669;南城心情顿时好了一些。

        至于签字?

        男人看也没看护士手里的手术同意书,转身就走。

        手术室的人都愣住了,护士率先?#20174;?#36807;来,连忙追了出去,大声喊道:“先生,病人情况危急,必须马上进行手术,否则会有生命危险!”

        “她是死是活,跟我有什么关系!”

      深情从来被辜负已经全部完结,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书?#20037;?#31216;即可哦,亲,?#27426;?#35201;关注哦

      同类文摘

      七乐彩杀号定胆公式
      1. <menuitem id="semrm"></menuitem>
        <bdo id="semrm"><dfn id="semrm"><thead id="semrm"></thead></dfn></bdo>
      2. <tbody id="semrm"></tbody>
      3. <dl id="semrm"></dl>
      4. <track id="semrm"></track>

      5. <samp id="semrm"></samp>
        1. <menuitem id="semrm"></menuitem>
          <bdo id="semrm"><dfn id="semrm"><thead id="semrm"></thead></dfn></bdo>
        2. <tbody id="semrm"></tbody>
        3. <dl id="semrm"></dl>
        4. <track id="semrm"></track>

        5. <samp id="semrm"></samp>